?!DOCTYPE html> 濡傛灉鏃跺厜鍙互鍊掓祦-鎴戞兂鍜屽濠嗕竴璧蜂綇鍦ㄨ繖鏍风殑鏈ㄥ眿閲?- 钀ュ彛灏忛洦闆嗘垚鎴垮眿鏈夐檺鍏徃www.sd025.cn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信息 > 详细内容

“外婆”,这个词许多年没有叫过了,

以至于现在打出来都会感觉陌生?/span>

在母亲告诉我外婆走了的时候,

ٿ我只知道这是一件很大很大的悲伤的事?/span>

ٿ仅限于知道,而不能了解,无法体会?/span>


ٿ在我不甚清晰的印象里?/span>

外婆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?/span>

在一众老奶奶挽着裤腿在地里务农的时候,

ٿ外婆一个人在街上开起了一家包子店?/span>

ٿ生意颇好?/span>

店门是折叠的木门,红漆褪了大半,

透着岁月的味道?/span>


ٿ外婆说选中这家门面就是因为这个木门?/span>

家里的房子就是木头做的?br />

ٿ请了四邻帮忙?/span>

外公和他们一起修?/span>


外婆和来帮忙的女人负责做饭,

落成了现在的家?/span>


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全靠外婆一人打理?/span>

暑假去外婆家,外婆背着背篓去割猪草?/span>

ٿ我就跟在她后面把她割的抱进背篓里?/span>

外婆在屋前石板搭的水缸里洗衣服,

我就蹲在她旁边看鸡啄食?/span>


ٿ公鸡有鲜红的鸡冠,鲜艳的尾羽?/span>

走起路来,一步一步,昂首阔步?/span>

ٿ趾高气昂,经常欺负旁边温顺的母鸡?/span>

但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,

在有一个时期,

母鸡是谁都招惹不得的?/span>

ٿ那就是她有了小鸡仔的时候?/span>


一窝小鸡仔?/span>

小小的茸茸的一团,

黑亮的眼珠滴溜溜地转?/span>


外婆屋里有一个长长的木椅?/span>

ٿ椅面是约两指多宽的一根一根的木条?/span>

说是木椅,其实是折叠起来的床?/span>

ٿ把靠墙的那一面放下来?/span>

ٿ就成了可以睡觉的床?/span>


时不时的风,

从庭院里送进来,

是仿佛有精密仪器计算过的恰到好处的凉爽,

带着田野枝桠间,

自然的味道?/span>


随着年岁的增长,

我一年比一年更加清楚地知道?/span>

ٿ外婆走了,永远?/span>


去年过年,去木屋那儿走了一遭,

原以为木屋会潮湿破败?/span>

但是出乎意料?/span>

木屋仍旧好端端地在那里,

ٿ石水缸也在那里?/span>


木屋大体上保持了我记忆中的样子?br />

我以为木屋的寿命会很短,

其实远远低估了大自然产物的韧性?/span>


随着对木屋了解的增加?/span>

当一个人静下来时?/span>


情不自禁地总会想着?/span>

ٿ如果时光能够倒流?/span>

我想与外婆一起住在这样的木屋里?/span>


有着大大的落地窗户,

让阳光直接洒满客厅?/span>


ٿ 宽敞的客厅,

ٿ 在亲朋好友拜访时都能坐下?


还想在院子里种上喜爱的多肉植物,

肥嘟嘟的?


ٿ 不用贵货,普货即可?


ٿ每天一起吃晚餐?/span>

ٿ 还想?span style="color:black;">外婆做的包子?/span>


阁楼是一定要有的?

小时候听外婆讲了许多故事?

ٿ 也想有这么一个空间给我至爱的人,

讲述外婆曾经告诉我的那些故事?


这一生我还会遇到许多人,

ٿ会交许多朋友?/span>

对人会有许多称呼?/span>

但是“外婆”这一个称呼,

再没有机会叫出口了?/span>

ٿ但是只要木屋还在?/span>

就还有一个空间,

可以容纳回忆?/span>


小雨木屋建?/a>的木屋,

正常使用寿命最?0—?0年,

ٿ让回忆,保留它原本的样子?/span>

ٿ 外婆”,这个词许多年没有叫过了,

ٿ 以至于现在打出来都会感觉陌生?

在母亲告诉我外婆走了的时候,

ٿ 我只知道这是一件很大很大的悲伤的事?

仅限于知道,而不能了解,无法体会?

在我不甚清晰的印象里?

ٿ 外婆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?

ٿ 在一众老奶奶挽着裤腿在地里务农的时候,

外婆一个人在街上开起了一家包子店?

生意颇好?

店门是折叠的木门,红漆褪了大半,

透着岁月的味道?

ٿ 外婆说选中这家门面就是因为这个木门?

家里的房子就是木头做的?

请了四邻帮忙?

外公和他们一起修?

ٿ 外婆和来帮忙的女人负责做饭,

落成了现在的家?


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全靠外婆一人打理?

暑假去外婆家,外婆背着背篓去割猪草?

我就跟在她后面把她割的抱进背篓里?

外婆在屋前石板搭的水缸里洗服,

我就蹲在她旁边看鸡啄食?


ٿ 公鸡有鲜红的鸡冠,鲜艳的尾羽?

走起路来,一步一步,昂首阔步?

趾高气昂,经常欺负旁边温顺的母鸡?

但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,

在有一个时期,

母鸡是谁都招惹不得的?

那就是她有了小鸡仔的时候?

一窝小鸡仔?

ٿ 小小的茸茸的一团,

黑亮的眼珠滴溜溜地转?

外婆屋里有一个长长的木椅?

ٿ 椅面是约两指多宽的一根一根的木条?

ٿ 说是木椅,其实是折叠起来的床?

把靠墙的那一面放下来?

就成了可以睡觉的床?

时不时的风,

从庭院里送进来,

是仿佛有精密仪器计算过的恰到好处的凉爽,

带着田野枝桠间,

ٿ 自然的味道?

随着年岁的增长,

ٿ 我一年比一年更加清楚地知道?

外婆走了,永远?


去年过年,去木屋那儿走了一遭,

ٿ 原以为木屋会潮湿破败?

但是出乎意料?

ٿ 木屋仍旧好端端地在那里,

石水缸也在那里?

木屋大体上保持了我记忆中的样子?

我以为木屋的寿命会很短,

其实远远低估了大自然产物的韧性?


ٿ 随着对木屋了解的增加?

当一个人静下来时?


情不自禁地总会想着?

如果时光能够倒流?

我想与外婆一起住在这样的木屋里?


有着大大的落地窗户,

让阳光直接洒满客厅?

宽敞的客厅,

在亲朋好友拜访时都能坐下?

ٿ 还想在院子里种上喜爱的多肉植物,

肥嘟嘟的?


ٿ 不用贵货,普货即可?

每天一起吃晚餐?

ٿ 还想吃外婆做的包子?

阁楼是一定要有的?

ٿ 小时候听外婆讲了许多故事?

ٿ 也想有这么一个空间给我至爱的人,

讲述外婆曾经告诉我的那些故事?

这一生我还会遇到许多人,

会交许多朋友?

对人会有许多称呼?

ٿ 但是“外婆”这一个称呼,

再没有机会叫出口了?

ٿ 但是只要木屋还在?

ٿ 就还有一个空间,

ٿ 可以容纳回忆?

ٿ 小雨木屋建造的木屋?

ٿ 正常使用寿命最?0—?0年,

ٿ 让回忆,保留它原本的样子?


上一?小雨木屋北京山水放歌项目赏析
下一?那一抹原始的味道-手抓肉与藏式木屋的完美融?/a>